98/99赛季回顾:拜仁 1-2 曼联

即使再天才的导演也写不出这样的剧本。1999年5月26日巴塞罗那的诺坎普球场,曼联和拜仁,当年欧洲最强大的两家俱乐部在欧冠决赛相遇,90分钟里联手上演了足球场上最著名的悲喜剧之一。

距离开赛还有五个小时,索尔斯克亚在酒店床上辗转反侧,隔壁床上的斯塔姆正鼾声大作。

失眠的挪威人给自己最好的朋友打了一通电话。索尔斯克亚问好友晚上是否会看决赛,在挪威一家医院上班的好友告诉他,自己可能无法将全场比赛看完,因为他要上夜班。索尔斯克亚表示,希望好友能够把比赛看完,最好能找两个同事把他的班顶掉。

「  我有种感觉,今晚自己身上会发生件大事。很难解释清楚,我只是预感,那天晚上自己一定会做些什么。」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半小时,更衣室里的谢林汉姆有些不高兴,他的名字没有出现在曼联的首发名单里。尽管弗格森已经提前公布了自己的决定,英格兰前锋仍然心有不忿,已经33岁的他希望在决赛的舞台上发光发热。

 

身旁的弗格森无暇顾及这些,他起身开始准备最后的动员:「我保证,在比赛结束时,你不会希望自己只是从欧冠奖杯的旁边走过,如果不能举起它,那将是你足球生涯最痛苦的事情。既然有机会赢得冠军,那就不要让机会从身边溜走,不要距离奖杯咫尺却触不可及。

主裁科里纳一声哨响昭示着这场欧冠决赛正式开始,出乎所有人意料,比赛第一个进球来得如此之快。


比赛第6分钟,约翰森在禁区角上对扬克尔犯规,拜仁赢得了位置极佳的任意球机会。主罚定位球的巴斯勒敏锐地观察了舒梅切尔的移动,随即改变了自己的策略,他右脚低射远角得手,曼联0-1落后了。

由于基恩,斯科尔斯的缺阵,贝克汉姆必须出现在中场中路位置。曼联原来引以为傲的两条边路,只剩下左路吉格斯一人。老辣的拜仁根据威尔士人的特点做了特别的安排,被重点看防的他宛如一头困兽。

上半场结束,比分的领先印证了拜仁战术执行的成功。中场休息时,拜仁主帅希斯菲尔德告诉他的弟子们,球队在上半场表现得远比曼联出色;打进一球的巴斯勒相信只要德甲巨人在下半场发挥出同样的水平,欧冠奖杯将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与此同时,在曼联的更衣室里,弗格森走到谢林汉姆身边,告诉他:我不会对阵容做出改变,但我需要确认一件事:你做好了准备。如果下半场55分钟、60分钟还是现在一样的比分,我会派你上场。

下半场开始了,替补席上的谢林汉姆跃跃欲试。他不希望球队得分,保持0-1落后的局面,他就将获得在欧冠决赛出场的机会。


在距离谢林汉姆几米远的地方,索尔斯克亚正在独自做着热身,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弗格森,期待与他的目光相遇一刻,得到自己上场的指令。中场休息时,他看见弗格森找到谢林汉姆谈话,挪威人内心希望教练也能找他,但弗格森没有。

比赛第67分钟,谢林汉姆等来了自己上场的机会。五分钟后,拜仁也用绍尔换下了齐格勒。刚刚登场的德国人就抓住了舒梅切尔站位靠前的失误,他的吊射击中了球门立柱内侧,曼联逃过一劫!


随着时间的流逝,场边曼联的球员和球迷都变得焦躁起来。弗格森也坐不住了,他起身走动,又时不时低头看表。

第81分钟,索尔斯克亚替下了表现一般的安迪·科尔。连续换上两个前锋,弗格森已经打出了所有手中能用的牌。

ITV解说嘉宾罗恩·阿特金森可能是第一个觉察出曼联扳平迹象的人:「如果曼联能够打进一球,他们就能赢得比赛。」

当第四官员走到场边,他手中举起的牌子清楚的显示了比赛的补时时长——三分钟,留给曼联的时间所剩无几。


曼联能扳平吗?时任ITV解说克里夫在电视中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比赛第91分钟,贝克汉姆突破后分球给后插上的加里·内维尔,后者的传中被防守球员挡出。曼联拿到左侧角球机会。

 

我并没有意识到比赛即将结束。直到我看到舒梅切尔也跑了上来,我才知道比赛真的快要结束了。吉格斯接到了传球,他的射门没有打好,皮球朝我飞来。我知道自己并不越位,因为他们有一个人在门线上。他朝我的方向跑过来,所以当我接到皮球的时候,我看起来像是越位了,但我知道我没有越位。」谢林汉姆回忆起进球时的情景。

扳平比分后的曼联没有就此收手。第93分钟,索尔斯克亚左路突破后传中被拜仁球员解围,曼联再次获得左侧的角球

「当谢林汉姆进球时,所有人都跑向他庆祝,除了我。我直接跑回中线,我知道,比赛将进入加时,还有三十分钟要踢。这是我梦寐以求的舞台,但我亲手毁了它!我保证,如果再来100次,可能99次里我的射门会被卡恩扑出,或者被门线上的球员解围。进球时我忘了自己在想什么。我只是不停地庆祝。很久以后,我都无法理解这一切。你从没有想过,它会给这么多人造成如此深远的影响。」——索尔斯克亚

那是我职业生涯里最惊心动魄的三分钟。不可思议。我现在还会看比赛的DVD……我因为两个截然不同的理由而永远记得当时的场景:第一,曼联球迷在打进第二个球时的反应——那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声音,就像狮子的吼叫。然后是拜仁球员的反应——他们在失球后倒在球场上,那种失望溢于言表。喜悦和沮丧,以及马特乌斯望向奖杯时那悲伤的眼神,我永远难忘。」——当值主裁科里纳

赛后我们的更衣室里,充斥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气氛,至少十五分钟里没有人说话。全场比赛我们有四五次机会,比曼联多得多……这是我职业生涯里最重要的一场比赛,也是最大的遗憾。」——巴斯勒

 

Ole Gunnar Solskjaer and Teddy Sheringham celebrate the 1999 Champions League final win over Bayern Munich

终场哨音吹响,继1968年马特·巴斯比爵士率领曼联夺取欧冠后,红魔再登欧洲之巅,弗格森的球队在1998/99赛季三冠加冕。

当时光老去,当年的红魔将士成为了球迷口中传奇的一代,那个赛季的故事也成了红魔记忆中永远的经典。

我不知道弗格森的赛前动员多大程度上帮助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在球场上。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他说的关于痛苦和失望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我们不需要承受那些,但即便是看着拜仁球员领取他们亚军奖牌,你也可以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沮丧。他们中的一些人瞥了一眼奖杯,然后坐在那里,等待着曼联的到来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甚至不敢抬起头来看看。」——贝克汉姆

若干年后,ITV解说克里夫决赛解说时的笔记被弗格森收藏,永远的挂在了卡灵顿基地的墙面上,如同曼联绝境中逆转的精神也将永远被球队和红魔球迷传承下去。

相关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