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an Mata.。。

马塔谈布鲁诺、黑布丁和他的未来

世界各地的球迷纷纷向广受喜爱的曼联英雄胡安·马塔提问,最近西班牙中场马塔与曼联电视的斯图尔特·加德纳进行了交谈,回答了其中最好的一些问题。

胡安证实他希望尽可能长地留在曼联,还讨论了很多其他的话题,包括黑布丁、拉什福德的第一次训练,及他可能在家乡俱乐部皇家奥维耶多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

安顿下来,与足球界最友善的人轻松地聊一聊吧……

斯图尔特·加德纳:让我们来回答这些问题,说实话,问题来自世界各地。首先这位来自美国的希特希问:“当病毒大流行最终结束的时候,你第一个想到的人是谁?你会和谁一起在餐厅用餐?”

胡安·马塔:“当一切结束后,我会在自己的餐厅一起进餐的人会是谁?我的父母、我的姐姐和我的女朋友。虽然不止一个,但这就是我的感觉。”

这样很好。这是个好答案。在一个类似的食物问题中,来自英国的格雷厄姆问:‘你有没有想过在你的餐厅里加一些曼彻斯特菜?我们觉得黑布丁和烤面饼是最好吃的。’

“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我们会把这些菜列在菜单上。我得和厨师谈谈,他是主厨,但我相信他会喜欢的,所以好的。如果我们把它放在菜单里,你会来吗?”

这个问题来自特里斯坦,他也在英国。谁是你所见过的最好的年轻球员?我猜他问的是曼联,你所见过的最优秀的来自青训营的球员。 

“很明显,我首先想到的是马库斯,马库斯·拉什福德。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一位特别的球员,我不得不想起他与我们在一线队参加第一次训练的时候,当时范加尔是我们的主教练。训练结束之后,我们进行了一次小比赛,他踢右路。一切结束后,埃雷拉还来找我,他说:‘你看到这个球员了吗?他有多出色?他将成为我们的一员。’他立刻意识到了。一次训练之后,他就知道这家伙很特别,很明显,当然在此之后他更加确定了,后来他第一次与我们一起出场,很快取得了进球,很多的进球,当然,还有代表国家队的进球。所以我想他可能是最特别的球员,在我效力曼联期间,通过青训营来到一线队的。” 

好回答。这是来自美国的弗兰克问的,他说:‘比赛开始前,你走出球员通道之前还会感到紧张或发冷吗?’

“是的,我会的。我在自己的书中提到过,不管踢了多少场比赛,不管多少岁,也不管有多少经验,我认为球员总是会感到紧张,就像在球员隧道里的感觉一样。一旦踏上球场,开始比赛,这种感觉就消失了,但在比赛之前,那是最糟糕的时刻,应该如何处理紧张和兴奋,把它们全部转化到球场上,但我仍然有这种感觉,肯定,是的。”

来自西班牙的马里·卡门说:‘你足球生涯中最美好的时刻是什么?我们说的不仅仅是曼联,你足球生涯中最美好的时刻和最糟糕的时刻是什么,为什么?’

“最好的时刻是2010年我们和西班牙一起赢得世界杯。决赛当伊涅斯塔进球的时候,我们都在检查进球,检查裁判,检查他是否越位了。当裁判吹响比赛结束哨声时,我们的幸福感和能量爆炸了,我们创造了历史,因为西班牙此前没有赢得过世界杯,我认为这是每个球员的梦想,第一次与你的国家队一起赢得世界杯,这可能是最高荣誉。当然还有欧冠和欧联杯,我一直都很幸运,但世界杯很不一样。”

“最糟糕的时刻是我在切尔西的时候。此前两年我被选为年度最佳球员,我经常踢球,我踢得很好,很享受我的足球,然后情况改变了。我不再那么频繁地踢球,我的信心也没有那么高,这是我职业生涯中必须克服的一个挑战,但我认为这很正常,我不知道哪个球员的职业生涯总是一帆风顺的。总是有伤害;有些教练的足球风格并不适合你的特质,有些时候俱乐部的情况也不太好,所以球员必须适应这些挑战,克服它们,然后就会成为一个更好的球员。”

你刚才提到了切尔西,这是来自美国的黛西的尖锐问题。‘你怀念为切尔西踢球的日子吗(请说不)?’ 

“你知道我对现在的俱乐部很满意。我非常非常高兴能为曼联效力,能为这家不可思议的俱乐部效力,每两周在老特拉福德踢一次比赛。我非常感谢我在切尔西的时光。这段时光只有两年半,这段时光对我个人而言非常非常美好,无论是我作为球员的进步,还是我个人的成长。当我来到英格兰的时候,我需要学习当地的语言,了解另一个国家、另一种文化,在奖杯方面也是如此,但现在的现实情况是,我在曼联,我无法更快乐了。”

这是澳大利亚的达雷尔发来的邮件,他问:‘你愿意看到英超联赛有几轮在国际上举办比赛吗?譬如在澳大利亚举行。’

“我认为这是最终可能发生的事。我们已经在不同的体育项目中见证了国际比赛,我们已经在国外的一些体育项目中看到了,它们仍然属于赛事的一部分。我不知道这是否会发生,但由于足球的发展方式,这可能会发生得更早而不是更晚。老实说,这对我们世界各地的球迷来说是件好事。他们会很高兴看到我们在现场比赛,为积分而战。但老实说,这也很难组织起来,对那些住在英国的人来说也有点不公平,因为他们总会去看每一场比赛。所以需要进行一些更深入的讨论,但我认为这将在足球世界中发生。可能会发生,是的。”

。。

这个问题来自南非,来自切斯林。‘布鲁诺叫你小魔术师,你给他起外号了吗?’ 

“每天早上我看到他的时候都会唱他的歌‘布鲁诺,布鲁诺’,我觉得他对我的清晨欢迎曲很满意。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我们已经非常熟悉了,显然他是一位出色的球员。”

他带来的影响非常惊人,不是吗?来到一个新的国家、意甲新的俱乐部一定很艰难,但他的影响力是惊人的,不是吗? 

“是的,他做得很好。”

这是来自英国的乔,‘当你穿上曼联球衣的时候,你有什么感觉?’

“首先每次我都努力提醒自己,我是多么幸运。当一切已经成为了日常,当你已经为曼联踢了六七年球,你可能会对俱乐部的规模和你在哪里踢球失去感觉,因为这变成了常规。但不会这样的。每次穿上曼联球衣,特别是在训练或比赛中,这是一种很骄傲的感觉,这是一种很幸运的感觉,这是一种特权的感觉。说实话,我曾代表曼联俱乐部在较好或较差的比赛中出场,经历较好或较糟的时刻,但事实上,以球员的身份在曼联俱乐部踢球令人感到难以置信。当然,只穿上这件球衣是不够的。毫无疑问,你必须踢得好,必须赢得奖杯,这是我的目标,也是我们的目标,但我认为最突出感觉的是骄傲。”

。。

这个问题来自法国的加里·詹金斯,他问:‘你想在退休后从事教练或管理工作吗?’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有些时候,是的;有些时候,不想。有些时候,是的,因为我喜欢足球,你可以训练自己以一种特定的风格踢比赛,你可以训练球员,让他们达到最高水平。我喜欢比赛的很多部分,喜欢球场上所发生的事。但另一方面,你的生活总会受到质疑,要求也很高,因为一切完全取决于球是否进了球门,你是否能赢得比赛。你的能力是由比赛结果来判断的。而如果你是一名球员,你可以改变比赛结果,因为你在比赛之中,你可以做得更好,也可以做得更差。但如果你是一名教练席上的教练,你可以选择球队,可以有自己的想法,但你不能进球。有时这对教练很不公平。从工作时间、工作要求和工作压力方面考虑,教练是一份要求很高的工作。但另一方面,看到一支球队以你想要的方式踢球,球员们理解你的想法,这是很美妙的。所以我不知道,我需要更多地考虑我在踢完足球之后想做什么,但我现在想要踢很多年,因为我还年轻。也许我会申请曼联电视台的工作!”

欢迎你,我们欢迎所有人!爱尔兰的埃里克·墨菲问:‘你认为自己会在曼联结束职业生涯,还是最终会回到西班牙?’ 

“现在我在曼联,我会在俱乐部能踢多久就踢多久。你知道,在这之后,有些球员会去不同的国家,在生活中尝试不同的联赛或文化。我不知道我是否会这样,因为这取决于环境。如果你和迈克尔·卡里克谈谈,也许他有一个不同的计划,但后来,一天又一天,他成为了一名助理教练。所以你永远不知道,我更喜欢关注现在或短期目标。”

在这一点上,西班牙的弗朗索瓦·富恩特斯问:‘你愿意回到我的主队俱乐部吗,皇家奥维耶多?’ 

“这是我的家乡球队,是我在西班牙支持的球队。我认识俱乐部里的很多人,我自己也是他们的球迷。从某种意义上,这会是一件好事,有不少球员是从奥维耶多青训营成长起来的,比如桑蒂·卡索拉,曾为斯旺西效力的米丘,曾在马德里竞技效力的阿德里安·洛佩兹,还有我自己。如果我们能在欧维耶多球场再次相遇,并把球队带到西甲联赛,那就太好了,因为现在他们在西乙。希望他们能尽快进入西甲联赛,那就太好了。”

相关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