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view of the pitch at an empty Villa Park,

为什么说上周六的友谊赛是最奇怪的一场比赛

没有什么能够和新赛季英超联赛的开始相提并论,这是20家俱乐部都满怀期待的一天,我们迎来了新援、新球衣以及新的英超对手,甚至还有新的梦幻英超球队。

通常情况下,你会在日历上圈出新赛季的第一天并且让自己去享受这场盛宴。在至今为止的每一个英超赛季中,第一个比赛日都意味着我们会遇到好久几个月未曾看到过的老朋友。不过,2020/21赛季的情况有点不同。

当英超联赛在上周六重新开始的时候,有两支球队在维拉公园球场进行了一场友谊赛,我很有幸成为少数入场观战的人之一。如果说这是一次奇怪的经历,都显得有些委婉了。

在上赛季的重启计划之后,“独一无二”这个词经常被用来描述比赛,面罩、体温计以及空旷的看台当然是罕见的状况,不过,在6月份和7月份期间一共进行了92场英超联赛,说实话,那种独一无二的感受很快就开始消退。

我到场观看过曼联在2019/20赛季后半段的其中一场比赛,同样是在维拉公园球场,当时红魔凭借费尔南德斯、格林伍德和博格巴的进球,以3-0的比分击败阿斯顿维拉。

尽管在7月份的那场比赛是一次奇怪的经历,但这和上周六的比赛是无法相提并论的。至少在上赛季的时候,还有其他的记者来到现场看球,维拉的工作人员当时非常兴奋,球场内弥漫着大多数人一切照常工作的气氛。

在上周末,除去两家俱乐部的转播人员,我是这座著名且历史悠久的球场内唯一的记者,这很奇怪!当我刚刚达到维拉公园球场的时候,我在媒体包厢驻足了几十秒的时间,同时开始四处观望。这很奇怪,其他的国家媒体记者在哪里?

这就像是一场荒谬的美梦,当我在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会对这种超现实的体验放声大笑。

甚至是从工作人员的角度来看,上周六的比赛都是我未曾有过的经历。比赛日通常是我们工作中最成功的部分,因为我们会在比赛接近结束的时候努力发布内容,同时让球迷们能够通过我们的官方App获悉所有的重大事件。

你们都知道那种争相模仿的打字行为吗?是的,在比赛期间,这是在媒体部门非常常见的。

不过,在上周六的时候,随着比赛在下午2点开始、刚刚在下午4点之前结束,我提交比赛报告的截止时间实际上不是在晚上10点之前,我在比赛结束后还有超过6个小时的时间!因此,在一座奇怪、空旷的4万人球场内,我只是观看比赛以及记录关键时间,在比赛结束之前,我甚至都没有开始写战报。

没有电视转播同样导致了这个决定,如果我在打字期间错过一些比赛过程,我不会相信回放能够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

甚至是比赛本身都是有点不同寻常,从许多方面来讲,这拥有一场焦点战所具备的全部特点,比赛开始前的时候,音乐回荡在球场内,播报员通过广播宣布两队,而大屏幕展现了通常情况下联赛开始的画面。

比赛有些时候非常激烈,开始的时候,场上就产生两张黄牌——卡什和林德加。替补球员的更换也表明这不是一场无意义的比赛,维拉主教练迪恩-史密斯在比赛中更换了三名球员。

不过,与此同时,这显然不是一场包含全方面冲突的比赛,球员们往往会因为犯规去和对手道歉,我明显听到在卡什对丹尼尔-詹姆斯犯规并且领到黄牌之后,格拉利什大喊道:“你还好吗?DJ。”与此同时,两支球队显然都没有处于最佳的比赛状态,比赛的节奏在下半场开始减缓。

尽管如此,周六的比赛还是让我们见证到了一些重要的里程碑,最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范德贝克代表曼联参加的第一场比赛,这位荷兰中场才和他的新队友们训练了几天的时间,他在红魔奉献出稳健的表现,而结束在谢菲尔德联租借期的迪恩-亨德森同样表现抢眼。

这对于埃兰加而言也是值得铭记的一天,上周三的时候,我来到萨尔福德的球场观看了比赛,埃兰加在U21梯队6-0取胜的比赛中发挥得超级棒,前往维拉公园球场的比赛对于这位边锋而言是一次完成一线队处子秀的理想机会。

至于加尔布雷斯和门吉,两名球员此前都曾代表索尔斯克亚的一线队参加过比赛,这两名年轻的球员再次获得机会向主教练证明自己。

除了一些球员迎来处子秀,这也是我们受到广泛讨论的第三球衣第一次亮相,在相对安静的维拉公园球场,事实上,我们可以从中获取许多的信息。

是的,比赛并非就是鸦雀无声的,22名球员在大声呼唤指令以及在场上支援彼此,你可以听到他们说的每一个字,如果我闭上双眼,我或许能够凭借口音就分辨出哪一名球员在讲话。

我甚至听到索尔斯克亚在主罚角球之前给出的明确指示——主教练别担心,我会将这作为我们之间的秘密!

由于球场内缺少观众,我很容易就能看到MUTV评论员斯图尔特-加德纳和本-索恩利在对方看台上。

就是这么奇怪!尽管这样的体验让人很惊讶,但永远也无法和看台上激动的球迷们的呐喊声、因为凶狠拼抢发出的嘘声或者我们所熟悉的应援歌声相比较。

是的,这是一个超凡脱俗的下午,但我更相信我所知道的一切。

相关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