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曼联随谈:国王和我

大卫-梅讲述了自己前两个赛季的故事——还有坎通纳不可思议的堕落和复活的故事。 在英超的前两个赛季,我在布莱克本的时候曾和曼联对阵过,我一直被他们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和强势所震撼。曼联全队都没有任何一个薄弱环节。事实上,几乎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国脚级别的球员,他们都已经是非常出色的球员了,他们真的是太棒了,太难对付了。

我曾经和他们对抗过,这正是我所期待的比赛经历。当时我只有22岁还是23岁,当然他们已经有了很好的名声,所以有机会和他们进行比赛本身就是一件很棒的事情。每一次曼联来到埃伍德公园球场,球场总是人满为患。这正是我所钦佩的事情。当利物浦或者埃弗顿来的时候,这和曼联的情况总是不一样。永远都不可能一样。曼联就像是在主场作战一样,总是在那些比赛中表现出色。

在英超的第一年,1992-93赛季,我们在埃伍德公园球场0-0战平了对手,那个赛季的那一场比赛我缺阵了,那个赛季曼联举起了冠军奖杯。我经历了一个噩梦一样的夜晚。但我还是去看了那场比赛,实际上那是我作为球迷去老特拉福德球场看的第一场比赛,我站在布莱克本的阵营。我站在那里开始思考:这真的是不可思议啊。那是曼联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的首座冠军奖杯,我记得球场内的气氛,真的是难以置信的。

随后的那个赛季,我在布莱克本对阵曼联的两场比赛中都获得了出场机会,当时两支球队都渴望争夺联赛的冠军,我们在埃伍德公园球场2-0赢得了比赛,阿兰-希勒打进了两个进球。曼联还是赢得了冠军奖杯,那个夏天的时候我有了加入他们的机会,这可以说是一个难以置信的机会。他们连续两年赢得了冠军,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刚刚拿到了双冠王,我迫不及待想要加入这支球队。

回想起往事,我记得自己当时有点沮丧,我没有获得和布莱恩-罗布森一起踢球的机会。在我加盟曼联的同一年的夏天,他离开了球队,所以很遗憾我错过了这样的机会,但是他们的那个团队里实在是有太多不可思议的球员了。我觉得和他们一起搭档出场,而不是作为他们的对手,实在是太棒了,他们拥有像吉格斯、基恩这样的不可思议的中场,不管你看他们哪一个位置,每一个位置上都是非常出众的球员。这几乎可以说有些不公平,他们的团队实在是太强了,对于我来说,可以拥有一个去那里踢球的机会太棒了。

当你有机会加入一个团队的时候,最初你会观察,看看谁是你想要成为的目标,所以当你全力以赴踢球的时候,你会很安静,因斯当时是更衣室里的核心人物,不过像吉格斯、基恩之类的球员,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办法。年轻的小伙子们也总会想办法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埃里克总是保持着安静,他不会透露太多的内容,但那些时候的我也是一样的。现在的人们都清楚我在更衣室里比较爱玩开玩笑,但是在最初的六个月时间里,我都是比较安静的那个人,我只是尝试着融入这个团队,但是不怎么说话,也不冒险地去更衣室里主动找事。

我记得在我的第一个赛季,吉格斯在圣诞节期间偶遇了杰森-威尔考克斯。杰森问吉格斯,我在俱乐部的进展如何。

“是的,是的,还行。”吉格斯说道。

“他是个疯子,不是吗?”

“你说啥?他在更衣室里很沉默,不会说太多。”

吉格斯以为杰森是逗他的,随后圣诞晚会来了,我想是时候展现出自己真正的一面了,可以说,那时候开始,我在更衣室里更加放松了一些。

老实说,我在曼联职业生涯的开局阶段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样子。我没办法在右后卫的位置上获得出场。帕里斯特、布鲁斯的表现都是现象级的,所以我没办法取代他们的位置。但是到了1995年1月份的时候,布鲁斯在我们一场对阵水晶宫的比赛中被迫停赛,所以我和帕里斯特一起搭档踢了中后卫。我们刚刚在老特拉福德球场击败了布莱克本,并且可以让自己在夺冠的道路上继续保持着良好的态度,塞尔赫斯特公园球场不是一个容易攻克的球场,你知道你会遇到什么样的对抗,这是一座可怕的球场,一个非常可怕的夜晚,但是你的工作永远都是为曼联贡献属于自己最好的一面。

所以这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上半场的时候双方都踢得比较保守,什么都没能发生。下半场仅仅几分钟的时间之后,埃里克飞踹了马修-西蒙斯,这让这件新闻登上了每一篇保持封面的头条位置。

埃里克-坎通纳对理查德-肖踢了一脚,随后边裁挥旗示意将他罚出场。好吧,我以为事情就这样了。你会开始想:好吧,对于坎通纳来说,又要少一周的工资了,同样意味着接下来的比赛我们必须继续努力拿分,离开这座球场,重新上路。我站在中圈的时候开始想接下来的事情,突然一声怒吼在球场内响起,随后球场开始沸腾了起来。

你的目光所至之处,可以看到坎通纳腾空而起,飞踹了那个家伙。

你会开始想:“发生了什么啊?”

这可能是你从未没有想到过的场景,这辈子也想象不到。

我赶紧跑过去,但是你只能看到整件故事的发展。突然看到人群里有人朝他扔水杯,一切都太过于离奇了。坎通纳消失在球员通道里,我们还是有自己的工作要做,所以我们还是必须想办法重新振作起来。

几分钟的时间之后,我踢了一个任意球,尽管帕里斯特解围了,但是我们还是继续保持着高压逼抢,随后我接到了一次漂亮的传中球,并且打进了自己曼联生涯的第一个进球。我开始狂欢地庆祝。当然从自私一点的角度来想这件事情,我在想:至少我还为球队做了一些事情呢,我们可以拿到3分。我们有许多非常好的机会,但主要还是挡出了水晶宫的一波波攻势。接着,比赛临近尾声的时候,比赛的场面有些混乱,索斯盖特扳平了球场上的比分,最终我们只能拿到一场平局。

当比赛终场哨声响起的时候,你当然会对最终没能赢得比赛而感到失望,但是10人应战拿到一场平局并不是什么灾难性的事情。然后你会开始想:“好吧,我们需要赶紧去更衣室里看看埃里克怎么样了。”

更衣室里的每一个人都被主教练狂喷,我在俱乐部待了6个月的时间,自然也不能幸免于难,每一名球员都被喷了,除了一个人,他就是坎通纳。

主教练对坎通纳特别关照,他当然也清楚,坎通纳是一名非常特别的球员,但在这之后,你会开始想。他必须要说些什么吧。他现在必须得说些什么。

我们走进了更衣室,主教练在四处走动,一个接一个的批评球员们的表现,因为说到底,这场比赛我们丢掉了2分。

他走到了埃里克-坎通纳的身旁。

我们都等着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呢。

“埃里克,你不能跑过去做这样的事情啊,孩子。”

就这样,没了。

拜托!这是真的吗?

但是我还能说些什么呢?坎通纳是一名非常特别的球员,理应接受特别的待遇。

在回家的路上,我想我们的大部分人依旧感觉到非常震惊,就像是,该死的,他刚刚做了些什么啊?你们能相信么?但是第二天,身为足球运动员的我们对此都一笑了之。

对于埃里克来说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俱乐部也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他们立刻对他进行停赛处罚。但是英足总的处罚手段则更加严厉。在那之后,俱乐部为了留下他也是竭尽所能,因为他已经萌生退意,想要离开足坛,弗格森爵士在飞机上一直和他交流,站在他的身旁,这也是我们的俱乐部一直在做的事情,那就是支持球员们。

所有的球员们都在密切关注着局势,对于这样一个问题,我们没有任何的分歧,我们希望坎通纳可以回归。他就像是我们的护身符,他是我们最好的球员之一,曼联是他的俱乐部。

谢天谢地,主教练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他极力劝阻坎通纳,希望他不要放弃,可以尽快归队。在坎通纳缺席比赛的情况下,我们依旧有一座冠军奖杯可以争夺。一开始我们的表现非常不错,到了赛季的最后一天,我们打进了足总杯的决赛,但遗憾的是两项赛事我们都没能赢下。如果坎通纳没做那样的事情的话,那么那个赛季我们很有可能是双冠王。对于我个人来讲,看到布莱克本最后举起冠军奖杯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因为疝气,我错过了最后的几场比赛,看着我们在比赛的最后一天输掉了比赛让人感到非常痛心。我离开埃伍德公园球场加盟曼联就是为了冠军奖杯,但是我一离开布莱克本,他们就拿到了冠军奖杯,我真的对此感到很伤心,真的,真的很难过。

但是我完全不会责怪坎通纳,一点也不会责怪他。他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为了这件事情他不得不远离赛场9个月的时间。他需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还债。

不过他归队的时候和上一次在塞尔赫斯特公园球场的时候的曼联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了。

因斯、休斯、坎切尔斯基都离开了球队,而来到球队的新援们都是非常特别的,我们都清楚这一点,从他们训练中的表现就已经清楚这一点了,但是我们依旧是一支非常不同的球队。斯科尔斯甚至证明了自己也可以踢前锋,他在坎通纳缺阵比赛的情况下表现不错,而随着因斯的离开,贝克汉姆等人也可以提供更多的增援。菲尔-内维尔、加里-内维尔、吉格斯他们的表现都是很棒的,他们都是顶尖的球星。

你们都清楚俱乐部正在酝酿一些非常特别的事情。六名天生就是冠军级别的球员来到了一线队,过往他们是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如今他们依旧是团结一致。主教练将他们带到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团队里,这是主教练非常绝妙的一次操作。

在1995-96赛季的几个月时间里,埃里克-坎通纳也回来了。

在他对阵利物浦那场比赛复出的时候,我没有进入球队的大名单,但是我依旧记得那一天所发生的事情。在我的印象当中,那场比赛的气氛是非常特别的,到处都是法国的旗帜,国王归来了。对于他来说,这是一次很棒的回归,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为他准备好了。不是吗?一分钟时间后,他为巴特送出了助攻,随后自己打进了扳平比分的点球,这就是现象级的坎通纳的表现。

很显然,我们对于他的归队是非常高兴的,他的存在可以提升任何一支球队的实力,而回到那支曼联他只是需要增加一些技巧。他是更衣室里的重要人物,你们都清楚自己可以仰仗他。那个赛季,我们也确实可以仰仗他的力量。

纽卡斯尔赛季开局的表现是非常荒谬的,但是大家都清楚在圣诞节赛程之后曼联的表现开始变得很棒。如果圣诞节开始狩猎的话,我们可以闻到血腥味。当你开始进攻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周边的球员们都在疯跑。我们也有种感觉,如果纽卡斯尔开始输掉一场比赛,他们就会输掉两场比赛。我们看到了他们在安菲尔德球场那场著名的4-3, 当看到第四个进球之后,基冈瘫坐在板凳席上,我们都有同样的想法:

我们现在有了一个契机了。

随后赛季的最后一天,我们来到了米德尔斯堡,我们都清楚拿到比赛的胜利可以为我们带来一座冠军奖杯。前一天晚上的时候,我和麦克莱尔住在一间宾馆里,每个人都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在房间里的时候我们一直在交流,我们谈论到了如果赢得我职业生涯的第一座冠军奖杯的话,我们必须要玩点什么游戏。不过,他保持着冷静的态度,他跟我说:“别担心,好好享受比赛吧,一切都没有问题的。”这样的交流让我难以释怀。

所以当我们踏上球场之前,主教练的谈话也是非常简单的,他说:“如果我们赢得比赛,我们就可以赢得联赛冠军。”

随后,当我们踏上球场之前,麦克莱尔转向我,并且跟我说:“你们知道什么吗?你今天可以打进一个球的。”

比赛大概进行到了第十五分钟的时候,我们获得了一个角球的机会,我只记得维克斯盯防我,我设法早点起跳,我力压他并且尝试着甩头攻门,突破沃尔什的防守。

我们做到了!

我踢得很棒。下半场的时候,麦克莱尔获得了登场的机会,他的第一脚触球就获得了进球,随后吉格斯在25码外的远射帮助我们锁定了比赛的胜利。这一刻全场的曼联球迷们都沸腾了,再加上米德尔斯波的球迷们也可以我们可以力压纽卡斯尔拿到冠军,我可以感觉到比赛结束之后的巨大解脱。我的第一座冠军奖杯,在错过了之前在布莱克本的遗憾之后,我觉得这场比赛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拿到最后的胜利了。

一年前的时候,我们在一周之内连续输掉了联赛冠军和足总杯冠军。今年,我们还是有机会赢得双冠王,我们已经拿到了联赛冠军。我们有着非常巨大的动力。随后,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利物浦。对于我们来说,击败利物浦,这不需要什么额外的动力。足总杯决赛,这正是我们想要的冠军。我们渴望获得双冠王,但是利物浦的出现也让比赛变得更加戏剧性了,我猜想这可能是额外的收获。

对于我来说,显然我很高兴自己可以出战最后这一场比赛,但这也意味着俱乐部的队长布鲁斯没办法登场。我的状态很好,我记得比赛开始之前,布鲁斯走到了我身边,随后祝愿我一切顺利,“登场尽情去享受比赛吧。你会取得一场漂亮的比赛的。你配得上登场比赛,你真的是太棒了。”

我只是想,哇哦,真的是太棒了。我在米德尔斯堡取代了他的位置,足总杯决赛我也顶替了他的位置,但是他绝对是不同级别的一名球员。他和帕里斯特,从我来到老特拉福德球场的第一天开始,即便有朝一日我可以顶替他的首发位置,但我依旧觉得他们是不同级别的球员。我一直在想:“总有一天,这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我头上的。有一个孩子可能会进入一线队,他们会一样取代我的位置的,所以当这样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也必须像布鲁斯一样。如果你去询问我们的后来者,大家都会告诉你同样的话,我从来不会对后来居上者怀恨在心。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布鲁斯。”

很多人都觉得足总杯决赛会是非常无聊的,因为这场比赛0-0的比分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我觉得双方的防守也都做得非常出色。我们在半场休息之前取得了很多不错的机会,我们的对手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雷德克纳普的远射直接飞上了看台,但比赛逐渐接近于尾声了,这个时候,我们需要有一个特别的人出来做一些非常特别的事情。

好吧,只有那个男人可以做到。

我们在右侧获得了一个角球的机会,我希望可以上去制造杀伤,当时马克-赖特在盯防我,我们有两个人,大卫-詹姆斯也在,人群当中一顿混战。

球弹了出来,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到他的脚底下,但是坎通纳退了两步,他凌空抽射,我只记得那个射门穿过了所有的防守球员,麦克马纳曼、拉什、罗布-琼斯,最后击中了球网,整座球场都沸腾了。

在那之后,利物浦没有时间做任何事情了,我们赢得了双冠王,坎通纳上去捧起了冠军奖杯,这是你可以谈论到的最完美的结局。

前几周我在播客上和坎通纳谈论到了这件事情,我和他提到了塞尔赫斯特球场的那件事情,我问他如果再选一次你会怎么做,他是否会做不一样的事情。他说他还是会这么做的。但是他也觉得自己亏欠球迷们很多,他决定偿还这一切。

没有比这场比赛更好的回报球迷们的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