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tional 。。image for UTD Unscripted featuring Patrice Evra and Ji-sung Park

曼联故事:我们之间看似不可能的友谊

第一次来到曼彻斯特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些语言障碍。

我刚在荷兰为埃因霍温效力了两年半,在那里我决定同时学习荷兰语和英语,这是非常困难的。不过我做得很好,在那之前除了韩语和日语,我对其他语言一无所知。当2005年加入曼联的时候,英语基础对我很有帮助,我需要和其他球员交流,对我来说适应俱乐部的文化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刚开始,有两名球员对我帮助最大,他们都是荷兰人:范尼和范德萨。

埃德温几乎和我同时加盟,在同一个转会窗口,他在富勒姆有英超经验。那时范尼已经在俱乐部呆了几年,他可以很好地向我解释俱乐部的历史。我曾在荷兰呆过一段时间,特别是和范尼在一起,这对我很有帮助,范尼以前也曾为埃因霍温效力。那个阶段我不认为自己的英语还过得去,我的荷兰语要好得多,我们用英语交谈,他们帮助我适应了这里。

语言真的是英格兰和荷兰之间的主要区别,这是我唯一需要适应的大问题,我慢慢进步,所有的时间都在学习语言,学习英格兰足球是什么样的,学习为曼联踢球意味着什么。

我加盟了几个月后,这个矮小的法国人出现了。

当时不是我第一次接触帕特里斯·埃弗拉。在埃因霍温的时候,我们曾在欧冠中对阵摩纳哥,我想是16强,为通过那些比赛认识了他。

一开始我们并没有那么亲密。他才刚刚加入球队,我也只待了六个月,还有一些法国球员能够帮助他安顿下来。萨哈和迈克尔·西尔维斯特,他们都给了他很大的帮助。

起初我们根本没有在一起。在那之后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我们只是慢慢地开始接近了。他搬到了柴郡阿尔德利角,后来他建议我也搬过去,我们住得很近,而且我们还因为电子游戏而走到了一起。当时我想我们都在打职业进化足球游戏。一旦开始玩这种游戏,我们就会经常聚在对方的家里吃晚饭、玩游戏,我们就那样越走越近。我不会说法语,他不会说韩语,我们俩的英语都说得不好,我觉得足球语言帮助了我!

最初的几个月里,他在俱乐部里很安静。但这并没有持续太久!他需要了解每件事和每一个人,然后才能充分展示自己的个性。当他了解俱乐部、了解球员之后,他感觉更舒服了,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的个性,他在更衣室里有了很大的影响力。

帕特里斯的声音很响亮。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他可能可以前三名。费迪南德、加里、帕特里斯,我想所有人都能猜到这三个人是更衣室里最吵的人!

我不知道帕特里斯和我是怎么成为好朋友的,但这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的。然后当2007年卡洛斯·特维斯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们三个变得亲密起来。再说一遍,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他会说西班牙语,帕特里斯也会说西班牙语,突然我们就成了朋友。训练结束后,我们会一起在球场上做一些二次触球的练习,之后每次我们在球场内外做任何事的时候,我们都会开始练习二次触球。尽管我不能和卡洛斯交流,我不会说西班牙语,他也不会说英语,但帕特里斯为我们翻译了所有的对话!

我们会学习彼此语言中的一些单词,韩语、法语、西班牙语,但实际上只有几个单词。有时候是脏话!我们主要说英语,需要的时候帕特里斯会翻译,我认为卡洛斯会说英语,但他不想说!

每次我们都聚在一起吃饭,在酒店甚至在赛前热身的时候,我们三个总是在一起热身。我们总是一直在一起。在去欧冠比赛的飞机上,在去英格兰客场比赛的火车上,我们总是坐在一起。一切都很顺利,虽然我们不会说同一种语言,但我们在一起很快乐,我们都很舒服。每个人都应该和一个感到很舒服的人在一起,即使我们不能直接交流,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也感到很舒服。

环境对我们很有帮助,我们都对球队里所发生的事感到很满意。无论在场上还是场下,对我来说这都是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们都是好朋友,有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比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还要多。在当时的情况下,这是最重要的事之一:与其他球员之间的特殊感情。

我们是职业球员,我们知道自己必须要做什么以及如何去做,我们赢得了重要的比赛,赢得了奖杯,我们一起分了享这些时光。我、帕特里斯和卡洛斯的例子展示了当时曼联的更衣室是什么样的。我们来自不同的大陆,来自世界各地,分别来自亚洲、欧洲、南美,但我们三个人在俱乐部里是亲密的朋友。这显示了曼联更衣室是什么样的,向每个人证明我们有多么好。当时我们就是这样取得成功的。

我们赢得了很多次的英超联赛冠军,进入了很多次决赛,在莫斯科当我发现自己没有进入欧冠决赛对阵切尔西的大名单时,这是我最难过的时刻。所有人都很棒,但我仍然记得帕特里斯和卡洛斯,他们毫无疑问给了我安慰。显然我很伤心,但他们只是拥抱了我,我可以从他们的脸上看出他们为我而感到的失望和伤心。他们想和我、和他们的朋友一起分享这个时刻,我真的很为他们的行为和他们脸上的表情而感慨。但我们能做什么呢?之前我感到很失望,但比赛一开始我就祈祷我们能赢。这就是我们的情况,我们的更衣室氛围就是这样。毕竟我们赢得了欧冠冠军,没有人可以责怪任何人!

之后的派对,我一半喜欢,一半不喜欢,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我可以在理智中明白我们是欧洲冠军,但我内心却没有真正的感受,这是一种复杂的感觉。我真的很高兴我们成功了,赢得了欧冠冠军,这是我们想要的,我知道不仅仅是我,队里还有其他球员没有参加比赛。我们有25个或者更多的人想进入大名单,只有18个人可以入选,我知道不仅仅是我。这就是我们的球队。

就我个人而言,我很高兴自己能为球队做出一些贡献,帮助球队取得这样的成就,但每个球员都知道必须做好自己的工作。如果我不能进入主教练的莫斯科阵容,那就意味着我需要提高自己。如果你失去了什么,下次就必须找到实现的方式。我做到了,第二年我们又进入了欧冠决赛,而那时我首发了,但不幸的是我们没有赢下比赛!

在那之后,卡洛斯离开了,情况变得非常奇怪。我们一直在一起,当他离开的时候,空出了一个空间,他曾经在那里。我和帕特里斯总在谈论这件事,总想知道他为什么离开加盟了曼城为我们想念他,但这就是足球;永远不会有同一位球员一直陪伴你直到退役。我们知道总有一天我们会分手,但我们分手的时间很早就到了,才过了两年。我们希望他能多呆一些时间,但这就是足球的世界,我们必须接受。

不久卡洛斯就随曼城回到了老特拉福德,对我们来说那是非常非常不寻常的一天。连热身都很奇怪,我们一直在一起,我们三个人一起热身,比赛之前我们则在球场上分开热身,只有我和帕特里斯在一起,我们可以看到卡洛斯和他的新球队在那边。我们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有种奇怪的感觉,但后来这种感觉消失了,因为我们是职业球员,我们知道自己必须专注于比赛,我们必须赢得比赛。在那之后我们可以拥抱我们的朋友,和他说话,但在比赛中我们的主要任务是踢好德比,我们必须赢得比赛。足球,仍在继续前进。

然后我们又回到了更衣室,两个朋友在一起。

其他球员总是感到很好奇,总是问我们:“你们俩是好朋友吗?”他们问我们,但我们自己从来没有得到答案!这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是我们的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很特别,我们很享受,我想每个人都喜欢看着我们,想知道我们如何才能接近彼此。他们总是和我们在一起,总和我们一起欢笑,我想他们喜欢我们在球队里建立的友谊。他们总是和我们开玩笑,有一次我们得到了一个绰号。

尖峰时刻

那时这部电影在全世界都很有名。有人在网上制作了几张照片:《尖峰时刻》的电影海报,上面有我们的头像。我的头在成龙身上,帕特里斯则是克里斯·塔克。我先看到的,然后拿给帕特里斯看。我们都很喜欢,我们都觉得很有趣,我们一直在笑。更衣室里的所有人都喜欢,这张海报留存下来了。有一次我们拍了一张和海报姿势一样的照片。

我们有过一些美好的时光,但就像我说的,我们从来不能与一位球员一起度过整个足球生涯。2012年我不得不离开曼联,这种感觉对我来说非常奇怪,非常悲伤,非常困难。7年是我在一家俱乐部度过的最长时间,但那是我必须离开的时候了,这样我才能继续踢球。

这很艰难,但告诉帕特里斯的时候……哇,那真的很艰难!我真的为他感到难过。我们有同一个经纪人,他知道所有的事,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但这并没有让事情变得更简单。

他非常伤心。

他说:“我要和谁一起热身呢?”

每次他都是和我一起热身,他在曼联的整个职业生涯我都和他在一起。然后我们谈了所有的事,双方都感到难过,但最后他祝我好运,然后我离开了。

我们当然还是朋友,几年后他参加了我的婚礼。那时他已经在美国了,他要到韩国来参加婚礼,然后几乎直接返回法国。他呆了一天,这一天的旅行经过了一段很长的路!他还来韩国参加过几次我的私人活动,我真的很感激他。

这些天我们有时在伦敦见面吃午饭或晚饭,有时也在同一个地方见面。我们互相打电话或发短信,无论我们在哪里,我们都保持着牢固的关系。与他相识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快乐之一。帕特里斯是一名伟大的队友,但老实说,不仅仅是这样而已,我认为他是我一生中最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