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弗爵爷缺席曼市德比……

星期三 23 六月 2021 11:53

2000/01赛季开始刚刚几周,我们就遇到了一些赛程安排上的问题。

我们客场对阵曼城的比赛被调整安排在了11月18日周六上午11:30进行。我很确定这场比赛一定会在电视上转播,这确实是一场非常有趣的比赛,因为此前已经有四个赛季都没有上演过曼市德比,所以天空体育一定会转播这场比赛。

只是我们遇到了一个小问题——主教练当时要去南非。

他的儿子杰森把婚礼定在了那个周末,因为在他预定的时候,那一天是国际比赛日,所以他的父亲是有空的。然而,国际友谊赛被提前到了周中,这使得国内赛事要在周末继续进行。

当弗爵爷意识到这一点后,这迫使他要在足球和家庭之间做出选择。这一次,家庭赢了。他有太多的优点,但其中最为显著的一点就是对团队的信任。我不确定有多少主教练会让他们的助手负责指挥比赛,尤其是应对这样一场重要的对决,但当我们在这场比赛前几周坐在一起讨论时,这一切就变成了事实。

“你来指挥这场比赛。”

就这么简单。然后他写下了比赛的阵容。

“这是球队的阵容。那些小伙子们会好好表现的。不用担心。”

他选择的阵容中除了谢林汉姆、约克和巴特兹,其他几乎都是当地人,他们知道这场德比意味着什么。即便当时曼城只是一支升班马,但这依然会是一场非常激烈的对决。

爵爷并没有坐下和我详谈这场比赛,他没有给我太多的指示,只是告诉我要负责指挥这场比赛以及球队的阵容。提前被告知这样的事,这给了我充裕的准备时间,也多了好几个不眠之夜。

与此同时,我还要将注意力转移到英格兰队身上。在德比前的那个国际比赛日,我是彼得•泰勒麾下英格兰教练组的成员之一,我们要前往都灵与意大利进行一场友谊赛。

有多位曼联球员会和我一起赶赴国家队:贝克汉姆、巴特、内维尔兄弟。那一晚贝克汉姆第一次担任英格兰队的队长,当时他几乎已经达到了巅峰状态。他对比赛的掌控、他的气质、他的能量、以及他的定位球能力,当时的贝克汉姆可以为你赢得任何比赛。在球场外他很安静,但他帮助提升了周围的球员,再加上这是一支年轻的球队,因此彼得将队长袖标交付给了他。

当我们返回曼彻斯特时,有无数人在关注这场德比,媒体无处不在。这意味着我有很大的压力。谢天谢地,在某种程度上,我以前有过执掌球队的经历。

1999年夏天,在我们赢得三冠王之后不久,主教练缺席了球队在澳大利亚和远东的季前备战,我们当时有三、四场比赛。吉米•瑞恩和我指挥了整个季前赛,真的,当时我才加盟俱乐部几个月。显然,赢得三冠王帮我建立了信心,我自信能够做到,此外最重要的是,这赢得了球员们的信任。

但是,没有弗爵爷在那儿,我们只能说这群人很难掌控。

很多球员仍然因为赢得三冠王而无比兴奋,整个夏天他们还处在庆祝的情绪当中。那是我的第一次季前赛之旅,我还处于学习的过程中。那是一次累人的旅程:澳大利亚,中国,中国香港,天气炎热,还有时差……这是一场考验,也确实��难。那段旅程中的一些故事无法在这里复述……就这么说吧:这跟弗爵爷在那儿是完全不一样的场景。

这一次,可不是季前赛,而是一场同城德比。这是一场至关重要的比赛,不容有任何闪失。个人层面,我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以及身负重任。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站在边线处,成为前线的指挥。

很幸运,因为我得到了指示,我有选好的阵容,而且队员们知道如何赢得比赛,但我仍然要做出决定。你在赛前来到更衣室,然而你不是弗爵爷。你就是你,你知道这一点,球员们也知道。你必须做自己,你不能像他一样开动吹风机,但最重要的是球队。这是一支由冠军球员组成的球队。他们知道如何赢得这场比赛,因此并不需要从我这里得到太多指示。

我只是将我的队内讲话集中在我认为需要强调的事情上。一切都是关于控制情绪,专注于比赛,而不是围绕多年来第一场曼市德比的议论上。

媒体一直在大肆宣传,其中一部分是关于罗伊•基恩和哈兰德之间的言论,所以我的担忧之一就是罗伊的情绪控制,因为显然他们之间已经有了一些“旧账”。当然那个赛季后半段在老特拉福德的德比中还会有更多故事上演。你无法轻易赢得一场比赛,更别说是以10人应战一场重要的德比,所以对我们来说关键是要控制好情绪,这就是我在那场比赛之前讲话的主题。

  • 控制好你的情绪。
  • 要保持11个人在场上。
  • 用你的实力说话。

然后他们就上场了,就是这样。我们开局不错,或许回头来看有些太好了。开场仅2分钟,贝克汉姆就攻入了一记精彩的任意球。

谈谈用实力说话。那是一粒多么精彩的进球,一粒能够赢下德比的进球。就像我说的,贝克汉姆有能力为你赢得任何比赛,哪怕是在30码开外,身前还有一堵人墙。

我现在还记得当时球场的氛围。曼城球迷绝对迫切希望击败曼联,而我们的球迷也是饱含同样的情绪。尽管如此,就像大多数德比一样,比赛本身并不是非常精彩。

我们半场1-0领先,而当我们回到更衣室的时候,我们的装备负责人阿尔伯特•摩根已经收到了来自弗爵爷的信息。这就够了,他正在南非观看这场比赛,而发给阿尔伯特的信息很清楚:让我告诉约克再努力一点。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但他说得可能没这么礼貌。即使远在千里之外,吹风机依旧还在,即使我已经将它调到1档,而不是5档。

毫无疑问,弗爵爷在认真观看这场比赛。我们都感到了他的存在。他或许在另一个半球,然而无论有多远,他总是在那里。这就是他多年以来形成的气场。他那天或许不在更衣室内,但每个人都知道他会在某处观看这场比赛,而如果他们表现不好,等他回来会有严重的后果。

到了下半场比赛,约克明显踢得更卖力了。

总的来说,中场休息过后仍然不是一场精彩的比赛。曼城制造了几次威胁,在比赛末段维斯•布朗有一次关键的门前解围,但我们自己也有扩大比分的机会,很可惜没能把握住。总之这场比赛要比此前预想更为焦灼,但贝克汉姆的任意球最终决定了比赛。

甚至在我还没结束赛后采访时,已经有一条信息发到阿尔伯特那里了:弗爵爷很激动,他可以开一瓶香槟,然后去参加儿子的婚礼了。

球员们赛后并没有大肆庆祝。他们从来不会对比赛过于情绪化,也不会过于兴奋。他们知道这是一场重要的比赛,但他们都是职业球员,所以赛后并未进行盛大的庆祝。对他们来说,这就是完成了工作,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对我来说,这也是完成工作,但同时也是一种巨大的解脱,我要喝杯红酒,终于能够再次睡得着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