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chester United players celebrate winning the 1999 UEFA Champions League final.

光辉岁月:我们如何赢得三冠王

曼联在1999年5月26日这一天以2-1的比分击败了拜仁慕尼黑,但是比分并不能完整地反映这一场曼联有史以来最著名的比赛。

在乘坐协和式客机前往巴塞罗那之前,红魔们已经夺得了英超联赛冠军和足总杯冠军。而拜仁在国内联赛中拔得头筹后也为了追逐自己的三冠王头衔来到巴塞罗那。

对于曼联来说,自1968年巴斯比爵士时代以来,曼联就没有获得过欧洲杯冠军,在比赛改制为欧洲冠军联赛后也仅仅只打进过半决赛就铩羽而归。

令弗格森懊恼的是,尽管他的球队在国内独领风骚——1994年赢得了队史第一个双冠王,1996年再次达成这一成就,但迄今为止在欧洲赛事中都表现欠佳。

在将第三个双冠王荣誉收入囊中后,我们能在诺坎普球场实现更进一步的目标吗?那天正好是马特爵士的90岁生日,所以也许这就是所谓命运。球队里有很多本土出产的人才:加里-内维尔、大卫-贝克汉姆、瑞恩-吉格斯和尼基-巴特。巧合的是,1968年那支冠军队伍也是如此:乔治-贝斯特、博比-查尔顿、诺比-斯蒂尔斯、约翰-阿斯顿等等。

那场比赛是当年的第63场长途远征的比赛,并且球队上个周末刚刚在温布利踢完足总杯决赛。球队似乎疲惫不堪,亟需休息,胜算似乎在悄悄溜走。

由于保罗-斯科尔斯和罗伊-基恩停赛,球队不得不组成临时的新阵容。吉格斯踢右前场,贝克汉姆换到中前场与巴特搭档,杰斯珀-布洛姆奎斯特被安排在他最喜爱的左翼。

曼联踢的并不好,这是有目共睹的,球队仅仅开场六分钟就落后了。马里奥-巴斯勒的任意球骗过了彼得-舒梅切尔,拜仁先拔头筹,而奥利弗-卡恩也守住了他们的大门,没能让曼联取得进球。

中场休息时,曼联主帅在更衣室里发表了振奋人心的讲话。但下半场时,舒梅切尔还是不得不面对扬克尔的猛攻。曼联在前场也用传球创造出了一个绝佳机会,但是布罗姆奎斯特没能把这个机会转化为进球。

“那是来自大卫-贝克汉姆的横传,我离进球很接近,但是我有一点点判断失误了,所以不得不把自己扔出去够到那个球,”瑞士人说到,“我踢中了球,但是球飞出了横梁。但也许这颗球进了之后我们反而可能会输球,所以我还是很高兴看到事情按它本来的样子发展下去的,我很满意这个结果。”

尽管我们用谢林汉姆换下了布罗姆奎斯特,并急切期待着一个进球,但是看上去拜仁的进攻能力更胜一筹。斯特凡-埃芬博格获得很多进球机,梅赫梅特-绍尔也一样,可是他踢中了门柱。随后,扬克尔的头球又击中了球门横梁,命运之神在我们最为需要的时候站在了我们这一边。

九十分钟的时候,贝克汉姆主罚角球,此时的曼联孤注一掷,连门将舒梅切尔都冲到了对方的禁区,但这一举动却实际上改变了比赛走向。禁区内一片混乱,巴伐利亚人没能够及时地将球清出禁区线,吉格斯右脚凌空抽射打门,谢林汉姆接力将球打进,扳平了比分。

A scene from the dressing room after the win..
英勇击败拜仁慕尼黑之后,曼联更衣室的一张合影

“我很清楚这不是越位,”谢林汉姆说,“吉格斯在那个位置把球射出后,球向我滚来,我记得拜仁的后卫是在我身前的,他双手举起示意我越位了。”

“当吉格斯踢中球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是不越位的,因为他在我身前。然后我又踢中了球,得分了。我朝肩膀的方向一瞥,确认边线裁判没有弄错,我不想看到他举旗。我看到旗子没有被举起来,这球的确是进了,于是我开始庆祝我们扳平了比分。”

拜仁球员十分失望,并很快送出了又一个角球。同样地,贝克汉姆把球罚向了一个完美的区域,谢林汉姆跳起将球点向了索尔斯克亚,索尔斯克亚将球捅进了球门,全场的曼联球迷沸腾了。

“我充满活力,而他们则很累,”索尔斯克亚解释道,“这就是我的专长之一,我知道我可以上场然后改变战局。谢林汉姆争到了那颗球,库福尔当时盯着球,却忽略了我的位置。我很幸运能将这颗球打进。”

“是谁把球打进了德国人的大门?奥勒-居纳尔-索尔斯克亚。”人群欣喜若狂。

加泰罗尼亚的首都开起了狂欢派对,正如ITV著名评论专栏的克莱夫·泰德斯利所说,确实感觉好像曼联球迷占领了这片土地。

您是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中阅读的吗?如果不是这样,您可能会错过ManUtd.com上找不到的某些独有功能。在此处下载官方应用程序